天津市交通运输委:12项京津通勤便利化举措或将明年全部落地

天津市交通运输委:12项京津通勤便利化举措或将明年全部落地
原标题:京津城际将推季票、京津地铁APP互认……12项便利措施,力争明年全落地
  来源:天津日报
  日前,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发布《关于京津通勤便利化工作举措网上征询市民意见的公告》,提出了12项京津通勤便利化举措,这些措施何时能够实现?昨天,市交通运输委方面作出了解答。
  “交通是京津冀协同发展重点领域之一,目前每天约有10万人从天津去往北京通勤出行,但双城通勤的换乘次数多、等待时间长、交通出行还不够便捷。我们研究出台了12项便利措施,涉及四方面,力争明年年内全部落地。”市交通运输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实行京津城际运营公交化,铁路部门在早、晚时刻安排天津往返北京城际列车,最小发车间隔5分钟。天津南站至北京南站将试行“预约+直刷”乘车模式,力争年底前推出季度计次票。
  ──推出支付优惠同城化,“天津地铁”APP与北京“亿通行”APP互认,深化双城公交“一卡普惠”,依托“京津互联互通卡”实现公交、地铁“一卡通行”。
  ──实现枢纽通达便利化,推进天津西站、南站铁路、地铁安检双向互认;推动“机场+轨道”融合,梳理优化重要点位轨道交通的引导标识。
  ──开通重点区域直通车,开通北京中关村、宝坻中关村科技园、滨海新区中关村科技园“三点一线”直通车,“通州—武清—廊坊”试点班线公交化改造、跨城公交运营,并推出“京津通勤”线上服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璐

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已追踪同航班的密接者133人

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例,已追踪同航班的密接者133人

12月16日0—24时,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报告6例境外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治愈出院6例,其中来自俄罗斯5例,来自美国1例。

病例1为南非籍,在美国探亲,12月12日自美国出发,12月13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因有症状,入关后即被送至指定医疗机构隔离留观。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2、病例3为中国籍,在美国留学,病例4为美国籍,在美国生活,乘坐同一航班,12月12日自美国出发,12月13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5为中国籍,在法国留学,12月13日自法国出发,12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因有症状,入关后即被送至指定医疗机构隔离留观。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6为中国籍,在意大利工作,12月13日自意大利出发,经芬兰转机后于12月14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6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已追踪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133人,均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

12月16日0—24时,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截至12月16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1075例,出院990例,在院治疗85例(其中1例危重症,1例重症)。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2例。

截至12月16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49例,治愈出院339例,在院治疗3例,死亡7例。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0例。

截至12月16日24时,尚在医学观察中的无症状感染者0例。

责编:周璇

韩法检“对抗”难结束?检察总长将向法院申请取消处分

韩法检“对抗”难结束?检察总长将向法院申请取消处分

  中新网12月17日电 据韩媒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已于16日批准对检察总长尹锡悦停职2个月的处分。尹锡悦方面计划将于17日向法院提交要求取消该处分和停止执行的诉讼状。

  17日,尹锡悦律师李完圭(音译)在声明中表示,计划于今日之内向首尔行政法院提交诉讼状。他补充道,由于在工作时间内很难提交受理,因此会在工作时间结束后,通过电子诉讼提交。

  近来,韩国法检矛盾不断激化。11月24日,韩国法务部长官秋美爱宣布,将检察总长尹锡悦停职,并要求对其予以惩戒。这是韩国宪政史上,首次出现检察总长遭法务部长停职的状况。

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青瓦台供图

  随后,尹锡悦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停职命令。全国检察官则对法务部长官做出的决定发出集体抗议。

  当地时间12月15日上午10时34分至16日凌晨4时,韩国法务部检察官惩戒委员会开会就有关惩戒检察总长尹锡悦的议案进行审议讨论,最终认定尹锡悦的四项惩戒理由成立,对其作出停职两个月的处分决定,系韩国宪政史上,检察总长首次受到惩戒处分。

  青瓦台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官郑万昊16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文在寅已于当地时间当日下午6点30分,批准秋美爱依据检察惩戒委员会的决定处分尹锡悦的提请。惩戒决定立即生效。

  另一方面,秋美爱在向文在寅报告惩戒委员会决定时表明辞意。有青瓦台幕僚认为,秋美爱或认为随着改革立法完成,已经尽了自己职责,因此提出请辞。

  文在寅对此称,将仔细考虑后,再决定是否接受辞职。

  此外,文在寅还就检察总长被处分向韩国国民致歉,称作为任命权行使者深感责任重大,希望这能成为检方朝着正确方向发展的契机,法务部和检察厅在经历混乱后能重新出发。

  韩媒指出,秋美爱和尹锡悦之间的激烈对抗若能告一段落,韩国政局“雷管”将被拔除。

【编辑:刘淙】

统计局回应物价负增长:食品价格下降是主因

统计局回应物价负增长:食品价格下降是主因

    资料图:市民正在超市选购水果。 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中新网客户端12月15日电(李金磊) 11月份CPI同比下降0.5%,中国是否会出现通缩?对此,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这是CPI自2009年10月以来第一次出现下降,主要是因为食品价格下降,其中猪肉价格是最主要的因素,猪肉价格下降12.5%,影响CPI下降约0.6个百分点。目前消费和投资需求扩大,粮食实现丰收,各地继续推进保供稳价,随着经济逐步恢复常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会回归到合理水平。

【编辑:张燕玲】

“山塘论坛”浙江嘉兴召开 共话长三角地区乡村振兴

“山塘论坛”浙江嘉兴召开 共话长三角地区乡村振兴

  中新网嘉兴12月12日电(施紫楠 徐煜薇)12日,“产业振兴 数字赋能——第二届长三角田园五镇乡村振兴山塘论坛”在浙江省嘉兴市平湖市举行,来自长三角地区的农业农村发展专家齐聚一堂,共谋三农发展,共话乡村振兴。

  会上,上海市发展改革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市发展改革研究院院长阮青表示,面对新形势新要求,长三角在经济总量和科创水平方面优势凸显,“打造长三角科技创新共同体,要以高质量发展为主引擎,建设原始创新策源地、融合创新示范区、开放创新引领区。”

田园五镇书记上台 张合鹏 摄

  阮青所言不虚。乡村振兴,产业振兴是基础,是解决农业农村一切问题的前提。如何实现乡村产业高质量发展、打造乡村振兴“新引擎”?

  在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原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产业与技术研究室主任张照新看来,理念、路径与政策是关键词。本质上是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主要路径是引入资本、技术、人才等资源要素,最大限度提高拓展价值空间。

  而数字化的不断渗透融合,将构建起未来乡村发展的新生态,带来新价值。

农业园区的无人驾驶运输小车 主办方供图

  浙江大学数字乡村研究中心主任杜英森说,“新一轮的乡村建设将更加趋向于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乡村产业,发展、乡村治理、乡村政务服务全面深度融合应用。”

  2019年3月,平湖市广陈、新仓与金山区廊下、吕巷、张堰五镇签署联盟共建协议,成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特色创新,也是嘉兴和金山深化“两两”合作的生动实践。

  两年时间,五镇以毗连党建为引领,将红色基因植入绿色发展,精心打造一条毗邻党建示范带和绿色生态走廊,共同将毗邻地区协同发展的“盆景”逐步转化成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亮丽“风景”。

  长三角田园五镇乡村振兴山塘论坛,便旨在跳出浙沪两地,以融入长三角更加全面、合作长三角更加广泛为目标,共同追逐长三角一体化红利,为区域乡村振兴增添强劲动力。

  从“田园五镇”到“百镇联盟”,以“山塘论坛”为媒,长三角“田园五镇”始终以昂扬姿态,不断向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书写“两两”合作的精彩篇章。(完)

【编辑:孙静波】

近八成受访职场人今年想过跳槽 四成付诸行动

近八成受访职场人今年想过跳槽 四成付诸行动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周易
  跳槽如今在职场中已经司空见惯。但在今年复杂的就业形势下,还有多少职场人选择跳槽?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15名职场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9.2%的受访职场人今年动过跳槽的念头,付诸行动的受访职场人为41.3%。让受访职场人想要跳槽的三大原因是单位待遇、工作稳定性和不合理的加班。
  79.2%受访职场人今年想过跳槽,41.3%付诸行动
  今年32岁的张艺(化名)是北京一家广告公司的主设计师,目前已经拿到了两个新的offer(入职通知)。但对于要不要换公司,他还在犹豫。“现在公司给我开的月薪是3万多元,另外两家公司并没有高太多。如果年底老板给我加薪,我也不一定非要换工作”。
  刘宇(化名)是专科毕业,学机械工程,毕业至今已经一年多。一个月前他离职了,正在重新找工作。“之所以辞职,是因为我发现实际工作和预想的有很大落差,公司只会跟员工‘画大饼’,老板管理混乱,员工无所适从”。刘宇坦言,自己对职业发展感到迷茫,不知道之后该做什么。
  调查显示,79.2%的受访职场人今年动过跳槽的念头。其中,26.3%的人仅仅停留于想法,11.6%的人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的受访职场人为41.3%。
  从年龄段看,90后受访者今年想过跳槽的比例最高,但80后受访者付诸行动的比例最高。从工作年限看,总体上,工作年限越短的受访者想过跳槽的比例越高。从收入看,年收入20-30万的受访者想过跳槽的比例最高,已经找到新工作的比例也高于其他受访者。
  受访职场人想要跳槽主要是因为待遇差、工作不稳定和不合理的加班
  张艺告诉记者,他之所以动了离职的念头,是因为公司今年加班更多了,最严重的一次,连续工作了半个月,平均每天在单位时间超过10个小时。“今年受大环境影响,小的设计公司倒闭了不少,按说,公司有项目可做是好事。但公司为了缩减成本,进行了裁员,导致在职员工的工作量暴增”。
  李培(化名)是一家国企的基层员工,月收入6000多元,年底双薪。他坦言,虽然工作稳定,但也想过跳槽。“因为我做技术类工作,专业性强,在单位的未来发展前景基本可以一眼望到头,而且工作并不轻松,加薪却不容易。所以想过要跳槽。但我很难往外面跳,只希望找系统内的机会,去轻松点的地方”。
  调查显示,受访职场人想要跳槽的三大原因是待遇差(56.8%)、工作不稳定(41.2%)和不合理的加班(36.7%)。
  王昭(化名)去年9月毕业后入职了一家地产中介公司做销售,今年8月“裸辞”。“早在入职时,我就想辞职了,工资只有3000多元,就比我大学生活费多一点,生活上还要父母补贴我。后来,我发现公司氛围特别不好,勾心斗角的,终于忍不了就辞职了”。
  受访职场人想要跳槽的其他因素还有单位氛围(35.7%)、单位实力(34.3%)、职业规划(34.0%)等。
  在一家传媒公司做策划的文玉齐(化名)觉得,职场上确实存在一些不良风气。虽然有些辞职的年轻人本身也不成熟,做决定很草率,但有人敢于对职场压榨说“不”,对于减少职场压榨是一件好事,“我从心里挺感谢他们的”。
  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90后占42.5%,80后占47.6%,70后占8.5%,其他占1.4%。
  工作1年以下的受访者占2.6%,2-3年的占18.2%,3-5年的占27.9%,5-10年的占31.5%,10年以上的占19.8%。年薪5万元以下的受访者占8.8%,5万-10万元的占34.0%,10万-20万元的占41.4%,20万-30万元的占13.9%,30万-50万元的占1.6%,50万元以上的占0.3%。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亚楠